2020广州马拉松:跑过风景 跑赢自己

  曹建新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摄

  高阳

  邓超

  张健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摄

  2012年广马完赛后,周承与妻子拥吻。

  张娟每次参加马拉松的造型,都让人眼前一亮。

  曾几何时,跑步成为一种全民运动,清晨、傍晚、街道、公园,总能见到跑友的身影。蹬上运动鞋,戴上耳机,即可随性奔跑,放纵挥汗。迈腿摆臂,一呼一吸,无限循环中,或是乏味或者奇妙,一千个人有一千种体验。

  为什么跑步?有人说,它是一种习惯“我跑故我在”;有人说,它能让混乱的生活变得有序;也有人说,坚持跑步让我懂得了坚持是什么。起跑,也许有万千个理由,但坚持,只有一个理由,因为热爱。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喆、杨敏

  图由受访者提供(除署名外)

  策划/占豪剑、陈婷婷

  50载跑龄 曹建新:无论去到哪里都要坚持跑步

  “可以说跑步已经是我生活的重要内容,无论去到哪里都要坚持跑步。我在囯内各地都参加过马拉松比赛,至今大概完赛了150场左右的马拉松,仅2019年的全马就参加了20场。”已67岁的曹建新早在读小学时就开始接触长跑。17岁时,曹建新开始当兵,在部队里面接受系统的长跑训练,从此养成了长跑的习惯。退伍之后,曹建新一直没有停止长跑训练,也经常参加各类长跑比赛,至今已经有50年了。2017年,曹建新更是成为完成北京至广州再到香港的3000公里分段接力赛的成员,在一个月时间里一人跑完了840公里,相当于20个全马。

  曹建新介绍道,上世纪90年代初广州的马拉松比赛停办了,直到2012年的广马复办。2013年退休后,他在跑步方面投入了更多的精力。从首届广马开始,曹建新以高龄跑者的身份参加了全部8届赛事的全马,已经成为广马的忠实参与者。

  “跑步是锻炼心肺最好的一种运动形式,我长期坚持跑步,身体自我感觉良好,病痛也少一些,遇到紧急情况反应会快一点。跑马拉松更培养了我克服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曹建新说。

  轮椅跑手 张健:奔跑是自己的一种坚持

  “其实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奔跑,不在于你花了多少时间完成,而在于坚持了多久,是自己的一种坚持。我自己也无数次想过放弃,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我的目标是至少跑满100场马拉松!”张健,一位在近年广马赛道上一直活跃的特殊轮椅跑手。今年踏入不惑之年的张健是山东人,2003年来广州工作,如今已经落户广州,他把广州当成了“第二故乡”。

  2012年第一届广马举办时,张健偶然看到马路上选手们在跑步。这一次的偶遇,让张健突发奇想:“我能不能也参加一次马拉松?”经过多番的努力,最终他成功参加了广马。从此,他成为活跃在广马赛道上的一名轮椅跑手了。

  从2014年开始,张健正式参加广马。“一开始我先从欢乐跑等短途赛事入手,逐步加量到5公里、10公里、半马、全马,马拉松毕竟是一项很专业的运动,必须用科学的训练方法循序渐进。”而在张健的示范作用下,后来国内的各种马拉松赛事也逐渐允许轮椅选手参加。

  现在,张健已参加过国内各种马拉松78场。“马拉松重在自我挑战,我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更多人知道还有很多公共场所的无障碍出行不是做得那么完善。”

  医师跑者 高阳: 跑步能广交好友 让自己更阳光

  “跑步让我认识了很多热爱生命、积极向上的朋友,和他们在一起,我也更加阳光。”从2012年第一届广州马拉松开始,高阳就没有缺席过家门口这个一年一度的盛事。到今年,她将第九次参赛。而她,是广州不多见的一位大满贯跑者。

  高阳介绍,第一届广马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马拉松。从2015年开始,她的主要兴趣向越野跑转移,但每年的广马她都不会缺席。2015年,她作为医师跑者之一,还曾在赛道上帮助有需要的跑者,“能在参与赛事的同时,给予他人帮助,感觉既开心又自豪。”

  高阳迄今为止参加过20多场马拉松,她还有两个特殊的经历。一是参加过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玉龙雪山超级越野跑、HK100、环大屿山越野跑,以及法国的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二是曾三度尝试登顶珠穆朗玛峰。

  在她看来,马拉松、越野跑、登山都是相互促进和激发自身潜能的兴趣爱好,“跑步在某种意义上是一项颇为枯燥的运动,能够坚持,需要热爱与坚韧不拔的意志,而这两方面正是人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爱心跑者 邓超:跑步是学着跟自己独处的过程

  邓超,曾任2015年广州马拉松宣传大使。在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的当晚,他决定奔跑。那一晚,电视机上遇难现场画面的一次次重现让他警醒,生命是如此脆弱。于是,他选择成为一个用奔跑感受生命温度的人。

  2010年的北京马拉松是邓超人生的首马,那一场马拉松,他跑进了4小时以内。从此,他成为了马拉松的超级发烧友。迄今10年,他已完赛国内外百场以上马拉松,总长度超过2万公里。他先后参加过了四届广州马拉松。

  在奔跑的时候,邓超不喜欢戴耳机听音乐,也不喜欢用手机或手表计时间。他认为跑步的过程,是学着跟自己独处的过程,是自己身体和心灵对话的过程,是感受生命的过程。奔跑融入他的生活轨迹,从一种习惯渐渐变成一种信仰。邓超认为,奔跑是他人生存在的意义,“我跑故我在”。马拉松不会是难以忍受的痛苦坚持,而是一次自身的救赎、更是与城市愉悦地对话。

  邓超创立了“因爱奔跑”公益马拉松,参与组建了国内第一支自闭症家庭的亲子跑团,以奔跑的方式让更多自闭症人士及其家庭与普通家庭融合。2018年,邓超还带领自闭症的孩子们参加了那一届的广马。当时虽是冷雨天气,但邓超却觉得那是一次无比暖心的奔跑。

  建筑师跑者 周承:跑步让无序生活有了锚点

  今年43岁的周承真正是从2012年才开始系统参加跑步训练的,目的就是备战首届广马。“那一年,我太太决定参加广州马拉松,我就陪着她一起训练和参赛了。”周承说,“我每年只参加广马,所以此前只跑了8次马拉松,都是广马的全马,今年将是第9次。”

  周承表示:“2012年的广马是我的人生首马,意义非凡。从赛前准备,到踏上赛道的一刻,直到跑完全过程,一切都非常陌生,充满新鲜感。那时候全马只有几千个名额,不需要抽签就可以报上名,参加者都是以资深发烧友为主。”

  那一场广马,周承夫妇约定手拉手冲刺。终点处有男女分道标志,但他们夫妻俩还是拉着手一直冲到终点,成绩完全一样。他们在终点线拥抱的照片后来被刊登上了报纸。也因为报纸刊登了他们的照片,原来反对他们参加马拉松的家人从此态度大变。

  周承原是建筑师,常年熬夜进行高强度工作,而跑步令他身体改善很大。周承认为从事跑步的训练可以让原本混乱无序的生活有了锚点。在他眼中,能够更充分地感知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他对马拉松这项运动一直保持兴趣的关键。

  “马拉松训练本身涉及大量的城市路面慢跑训练,距离和时间都非常长。从另一个角度看,却是绝好的机会去认知我们身处的这个城市。不是坐在交通工具里,而是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它。从人的尺度去感知城市的风景和人文,去体会每一个生动的角落。”周承说。

  今年因疫情影响,跑马者的户外训练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从那时开始,周承认为自己“真正发自内心喜爱上跑步”,跑步从一种自我约束,变成了一种对空间自由的渴望。

  百变跑者 张娟:跑步让自己变得更自信乐观

  张娟跑龄4年多,跑过1万3千多公里。从2017年元旦的首场半马开始,她至今参加了60多场国内马拉松。 张娟最初是因为减肥而跑步的。从2016年年底开始,她跑了3个月减了20斤,后来停不下来了,彻底爱上了跑步。

  张娟每次参加马拉松的造型,都让人眼前一亮。如在重庆马拉松,她的造型以辣椒为主题,在兰州马拉松上,她则展示国潮风。“关于造型,我会根据自身特点或者城市的特点去设计,尝试以很多不同造型展示在不同的赛道上。”她在广州马拉松的三次不同造型包括民族风、现代风、埃及风。她最喜欢的,也是广马的造型。而今年,张娟计划在广马上展示民族风。

  马拉松经历让张娟感悟很深。“跑步让我热爱生活,并且重新认识了更好的自己,让自己变得更自信、更乐观。无论是对工作还是生活。”

 


posted @ 21-01-08 12:08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延安市山虫材料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